顾昀准备吹埙

头像和女朋友@蒸蒸
非常爱删东西,会发日常,挂到我开心就删
别爱我,没结果

好!截止了!
现在我要开始攒钱和修文了!

大噶好,一个草率的问题

我,罗燃燃,一个非常业余的楚路同人写手,今天重拾梦想,要在此向广大人民群众提问:
假如我把以前写的乱七八糟的文章再修修改改,调整调整排版,然后制作成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纸质本儿!有人愿意!入手吗!
如果没有,我就自己给自己做
如果有,我就攒好久好久的钱……然后也给自己做一本儿_(:зゝ∠)_
周一十二点截止

小谢和罗七

  0.

  谢神医还没被称为谢神医之前,偷偷摸摸地藏了一个爱人,他没敢让人知道。但是现在恨不得在江湖上开一个大会,让全世界都知道,他爱人有多棒。

  谢神医拿了本儿医书,卷成了个筒,吊儿郎当地翘着个二郎腿,面前坐了一群表情十分不情愿的江湖传说,他清清嗓子,才慢悠悠地开口:“大家坐好啊,不要走神,不要小声议论,我来给大家讲讲我和我爱人的浪漫故事。”

  1.

  小谢今儿刚满十六。他们生之谷有个极其奇怪的规矩:满了十六的弟子,就要开始和师兄师姐们轮着下山买菜,加入买菜大队。

  这么听起来,这支队伍还挺庞大的,可其实他们整支队伍一共六个人,整个师门一共七个人,今儿小谢刚过完十六生日,七个人谁也逃不掉了。

  小谢这个人,懒到发霉,他曾经在山上高呼:“我死都不下山!让我下山,有本事打死我!”

  于是他吃完碗里的面,死皮赖脸地去黏准备洗碗的师父。

  “师父。”

  他师父头也不抬:“说。”

  小谢说:“我觉得,让我下山实在太危险啦。您看,我要是走在路上,又累又热,还特别饿,大脑昏昏沉沉的,失去思考能力,哐当一下倒地上,磕石头上了,您不就没有我这个小徒弟了吗,是吧?”

  师父把擦干的碗收好,冷冷道:“纸糊的徒弟,不要也罢。”

  小谢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哭丧着脸道:“那……那让我下山也不是不行,好歹让师兄师姐们陪我熟悉一下呀,再说了,我长得这么白净可爱,要是有歹人起了色心,我岂不是……简直不敢想下去!”

  他师父一巴掌把他拍出了厨房,怒道:“再多说一句,我打断你的腿!”

  听完这话,小谢眼睛都亮起来了:“真的假的?师父,我就躺这儿给您打,您别心疼,可劲儿打!”

  师父简直拿这小混蛋没办法,叫他两个师兄一个师姐过来,俩师兄一人一边,把他扛回屋,师姐走在前面,对他进行了一路爱的教育。

  等他在自个儿屋里趴好,送走了师姐,有气无力地对着两个师兄说:“我知道错了,你们告诉师父,我明儿就下山,我明天天不亮就下山,别再请师姐来了。”

  两个师兄十分同情他:“早这样不就成了,还拖累我们。”

  小谢哭道:“你们根本不是真的宠我!”

  师兄十分欣慰道:“知道就好。”

  小谢:“……”

  小谢指着门对二位师兄说:“慢走。”

  师兄们哈哈大笑,走了。

  2.

  十六岁的第二天,在买菜中度过。

  小谢打拜师起就没下过山。山上屁大点地方他都还没来得及逛完,每天窝在他的小屋里看看医书,认认草药,偶尔给人打打下手,日子过得极其滋润。

  于是,就造成了如今这样,虽有买菜的雄心壮志,奈何身体素质跟不上的悲惨局面。他好不容易下了山,找人打听集市的位置,那路人给他仔细地讲了一番,小谢听得头昏脑涨,最后浑浑噩噩地向路人道了谢,清醒了一会儿后,发现脑子里只记得“挺远的”这一个关键词。

  小谢一路走一路问,终于找到了集市,一时间感动得不知如何言语,手里攥着装着钱的荷包,一面雄赳赳气昂昂地向里走,一面掏出了今天的购物清单。

  他停在一个菜贩子面前,问道:“打扰,这萝卜怎么卖?”

  众所周知,商家报出价格前,总是会有意抬高价格,以此来留出给客人砍价的空间,这菜贩子道:“四文,您看要多少?”

  小谢初来乍到,当然没想到买菜还有这些拐弯抹角的学问,没多问,爽快地付了钱,又说:“劳驾,葱也来一些吧?”

  菜贩露出了个笑容:“好嘞!五文,您拿好!”

  小谢正准备掏钱,忽然被人伸手拦住了。那手的手指白皙修长,骨节分明,小谢的视线顺着手看过去,觉得一下子挪不开眼睛了。

  手的主人是一个穿了一身张扬红衣的青年。他没把头发梳整齐,光是懒散地用发带绕了几圈,于是长发就松松垮垮地垂在身后,青年的眼角微微上挑,带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

  只听那红衣男子道:“为何别家的葱都三文,偏你家就不一样,怎么,吃了能长生不老啊?”

  菜贩愣了一愣,随即很快回答:“这葱都是自家精心养出来的,好吃!我刚把这些菜搬出来不久,还比别家新鲜,您买回去尝尝,绝对不亏!”

  红衣说:“成,两文尝尝鲜。”

  菜贩立刻不乐意了:“拿不了。”

  红衣摇摇头,转身拉过小谢就要走,那菜贩又赶紧说:“行吧行吧,给你尝尝,好吃下次再买我家的。我这可真是亏本卖你的。”

  红衣笑起来,往小谢那儿看,小谢半天没反应过来,直到红衣开口问:“快付钱啊?怎么,还要我给你买?”他才反应过来,面红耳赤地付了钱。

  “不好意思啊……”小谢讷讷地道歉。

  红衣摆摆手,道:“小事儿。你是谁家的少爷,怎么还亲自出来买菜呢?”

  小谢闹了个大红脸:“我第一次出来……多谢,要不是你,我可能回去就要被师父追杀了。”

  红衣大笑。

  “快回去吧,晚了你师父也追杀你。”

  3.

  十六岁的第三天,在吹红衣中度过。

  小谢逮着一个师兄就吹:“……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他这样好看又会砍价的人!”

  师兄说:“你一共就下了一次山,还差点被菜贩子宰死,闭嘴吧废物点心。”

  小谢又去向师姐说:“……当时一只手伸过来握住我的手,我扭头过去,天哪,这是什么天仙下凡,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啊?我要是再能见到他,一定要和他交朋友!”

  师姐说:“天仙一样的人儿替你买下了一把新鲜又实惠的大葱。行了,你闭嘴吧。”

  小谢:QwQ

  过了一会儿,小谢问:“师姐,明天你买菜吗?”

  “买。”师姐道:“但是不带你。”

  小谢连连摆手:“不用带我不用带我。”

  “那什么……要不,我替你买吧?”

  师姐:“……”

  师姐叹气:“那你去吧。”

  小谢开开心心地去挑明天穿的衣服了。

  4.

  十六岁的第四天,小谢心情愉悦地拎着菜篮子下山去了。

  但是很快小谢就意识到了一个不得了的问题:他和那个红衣男人只见过一面,不知道人家姓甚名谁,多大年纪,家住何方,哪里人,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天天都来买菜!

  唉,人生啊。

  小谢叹气,他只好照着清单继续购物。

  5.

  十六岁的第五天,没有见到红衣。

  十六岁的第六天,也没有见到红衣。

  十六岁的第七天,依然没有见到红衣。

  十六岁的第八天,也依旧没有见到红衣。

  小谢心想:冲呀买菜呀!!我迟早再次偶遇他!!!

  6.

  十六岁的第二十天,小谢如愿以偿地见到了红衣。

  今天红衣没穿那件张扬的衣服,换了一身黑色短打,头发拢在一起,高高地在脑后扎了个马尾。

  小谢内心欢呼雀跃,面上波澜不惊,上去拍拍红衣的肩:“这么巧啊?”

  “啊?哦……是啊。”

  “上次多谢你,我师父他们听说了之后,也都很想感谢你。”小谢面不改色地扯淡,“不知可否请教阁下尊姓大名?”

  红衣眨眨眼睛,终于想起来这打扮的骚里骚气的小孩儿是谁,可不就是那天灰头土脸的、一脸不情愿的、还被菜贩子狠宰的冤大头嘛!

  于是红衣笑道:“举手之劳,何必挂齿?我姓罗,排行老七,大家都管我叫罗七。”

  小谢从善如流道:“罗七。”

  接着他嘴一秃噜,把平时给师父打下手时问的一股脑地全问出来了:“今年多大岁数了?可有婚配?平日里身体如何?有什么不良嗜好?”

  罗七愣了一愣,哈哈大笑起来:“你这小孩儿看着年纪不大,问题倒是多。”

  小谢脑子转过了弯儿,腾地红了脸:“不是、我那什么……就是、就习惯了,有人找我师父看病,我就得问这个的。”

  罗七抬手揉了揉他的头。

  “二十一,不曾有伴侣,身体健康,无不良嗜好。”

  小谢没想过罗七会认真回答,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顿了顿,也认真说:“我姓谢,今年十六,平时有点懒,不太能走远路,但是正在锻炼……也没有不良嗜好。”

  “小谢。”罗七叫他,“前面有糖葫芦,你爱吃吗?我给你买一串?”

  7.

  小谢没回答,因为小谢原地爆炸了。

  8.

  最后直到罗七往他手里塞了一串糖葫芦,他木木地舔了一口,才被外面裹着的那层糖皮甜回了神儿。

  小谢揉揉鼻子,“谢谢……让你破费了。”

  罗七无所谓道:“什么破费不破费的,哄小孩儿的钱我还是有的。——你东西都买好了吗?买好了早点回去吧,别让你师父担心。”

  “唔……嗯。”小谢才从竹签上滑了一个山楂果子下来,口齿不清地应下了,等他彻底咽下去后,问:“你明天还来吗?”

  “来啊。”罗七笑眼弯弯,“我每天都在。”
tbc.
  我得证明一下我写了,把大侠改成了小谢,教主改成了罗七(其实我就是想写买菜),明天去学校,有缘再见叭

刚刚出山的正道大侠正在被菜贩子坑,一旁买菜的勤俭持家的魔教教主看不下去,出手相助,把宰客的菜贩子义正言辞地骂了一顿,替大侠买下了一把便宜实惠的大葱(……)

我居然真的写完了!
但没有小小的短短的脑洞的时候有意思了(´ . .̫ . `)

女主是女王身边的女官,一直对参军的邻居弟弟念念不忘。
女王是个傻白甜,虽然结婚了,但是其实她和丈夫之间没有感情,而且她对女官有奇妙的感觉。
这个国家很混乱,女官看出了女王对她的感情,顺水推舟地利用女王,成为了这个国家真正的掌权者,不仅是因为她的野心,也是因为她对战士的承诺(“等你回来,这个国家将是和平、富强的,你所到之处皆是欢声笑语)。
之后女王发现女官是在欺骗她滴感情,于是质问女官,女官回答说:“我不认为这是欺骗,这实质上是互利互惠的,我给了你你想要的爱情,你给了我让我的战士凯旋、让这个国家富足的机会。”
于是,女王到死都没有得到女官的真心,战士也死在了战场上。
至于女官?女王的儿子成了新皇,绞死了女官。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渣人自有天收(。)
我一定会把它扩写的!!

“你跟我在一起根本就不是因为爱我,全都是为了作业!!”
  “你就是为了在我身边多写作业!!!!”
  女人哭着喊道。

[楚路]爱心行动:送蛇蛇回家

  浴室里的水声停下,路明非光着脚走出来,水珠顺着发梢滴下来,在门口的地毯上洇开许多深色的小点。

  忽然,他感觉到自己踩到了一个滑溜溜的、细长的物体,还没来得及查看是什么,就下意识地爆了粗口:“我操!”

  正在看书的楚子航扭过头来:“?”

  路明非低下头去,看清了是什么,松了一口气:“噢,是蛇啊。吓了我一跳,还以为是电线呢。”

  楚子航看着他:“……”
  路明非与楚子航面面相觑:“……”
  被踩在脚底下的蛇:“……”

  路明非的电脑没关,隐身挂在守夜人论坛上,首页飘着生物馆刚发的帖子:“告诉同学们两个消息,好消息是装备部研究的无声炸弹成功了,坏消息是请各位老师同学再次帮忙抓蛇。装备部那帮***的炸自己的实验室不够,还把蛇类饲养池炸开了,**!”

  底下装备部立刻回帖:“请诸位不要慌,我们已经联系校工部救援了。”
 
  执行部也跑来凑热闹:“要不要把我们的王牌借给你?正好他们在学校里。”

  “我们不负责抓蛇,负责人已经拒绝了你们,并且准备先内讧。”校工部。

  生物馆的人都快疯了:“帮忙抓蛇啊!!!!!刷论坛的时间都抓完扔进***的装备部了!!!!*!”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学生在底下跟帖:“不要忘记生物馆高贵冷艳的设定,好吗?答应我,馆馆。”

  “哎哟,馆馆今天说了多少脏话,装备部不得了啊!”

  “惭愧,惭愧。”装备部。

  “本馆负责人承诺,哪个部门抓到的蛇多,就无偿赠送该部门原矛头蝮一条。P.S.还免费赠送亚马孙巨森蚺扔进装备部套餐。”生物馆过了一会,回帖。

  校工部跃跃欲试:“心动了。”

  安珀馆:“学生会也心动了。”

  路明非手里还抓着小蛇,也跟着上去凑热闹,问:“中国分部也……支持送货上门吗?”

  生物馆:“支持。”

  “您的好友@村雨 上线了。”

  村雨:“不可能。”

  中国分部那边松了一口气:“吓死了,谢部长救命之恩!”

  由于生物馆开出了送蛇进装备部这样诱人的条件,各方势力积极参与抓蛇运动,效率极高,生物馆负责人联合多方共同发表声明:“逃窜的200多条蛇已全部捉拿归案,诸位同学老师请放心地吃宵夜吧。静待明日装备部集体中毒的佳音!”

  路明非看着蛇:“……”
  楚子航看着蛇:“……”
  蛇也想看着他们俩,但是他俩离得太远了,一个蛇看不过来:“……”

  路明非问:“我宿舍里还有一条牛奶蛇,你们确定真的抓完了?”

  生物馆回复:“是的哦。本馆从来不养牛奶蛇这样的小可爱。”
  但是很快,下一条回复紧跟着过来了:“但是馆长说了,每一条流落在外的蛇蛇都是需要爱护的宝宝,我们这就派人过来带它回家。”
 
  立刻就有生物馆实习生拆台:“我是生物馆的!我们馆长没说过这句话!”
  “明天你和装备部一起接待巨森蚺。”生物馆。

  下面一堆跟帖哈哈的学生,路明非还想火上浇油一把,却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了。

  门外是生物馆来的人,出乎意料地,浩浩荡荡来了一群人,还个个都全副武装的。

  “……来挺全的哈。”路明非抹了把脸。

  领头的那个说:“这系为了表现生物馆全体成员对小蛇蛇的重视!路明非先生,请你和楚子航先生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小蛇蛇,并且在此郑重发四,生物馆所有人系不会让小蛇蛇受到一丝丝委屈的!”
 
  在他身后,一帮全副武装的大汉,齐声喊到:“系啊系啊!”

  路明非退后两步,贴在楚子航耳边悄声问:“这帮人疯逑了吗?”温热的气息扑在楚子航脖颈上,还有些痒。

  刚刚牛奶蛇就被这帮人声势浩大地吓进了楚子航衣服领子里,现在又来了个添乱的路明非,他抿了抿唇,好不容易憋住了笑出声的念头,保持着一张高深莫测的面瘫脸,淡淡地“嗯”了一声。

  而那条牛奶蛇呢?几经波折,终于还是……

  没从楚子航身上下来。

  路明非拉着生物馆领头的那位到走廊,还不忘关上了宿舍的门。

  路明非对本次送蛇蛇回家爱心活动的负责人说:“djzykaijsoqi,stpejxeintocq。”

  负责人想了想,然后很快就点头同意了:“drozek,jsvjdj,jsisyksek。”

  随后路明非笑容满面地回到宿舍,凑近牛奶蛇,和蔼可亲地宣布说:“从今天起,你就是中国分部的吉祥物啦!”一边说着,还一边对楚子航挤眉弄眼,伸出了手,做出一副要击掌的样子。

  论坛上被称为读路明非机的楚子航其实完全没有get到他要表达的意思,毫无感情波动地捧读道:“哇。恭喜它成为中国分部首个吉祥物。”说完,还敷衍地和路明非手掌相击!

  蛇蛇:……(◦`~´◦)!
  give个屁的me five啊你们两个!
  这个时候不应该把蛇蛇热情地抱起来吗!
  我呸!不懂蛇蛇心的两个废物!
  离家出走!现在就离家出走!

  这么想着,蛇蛇从门缝夺门而出!一头扎进了门外生物馆侯着的捕蛇网里。

  蛇蛇:Q^Q

FIN.

  其实,本来他们的计划是这样的:
  路热烈欢迎蛇蛇,楚并不同意,准备把蛇蛇驱逐出境!
  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愣是没有说动内心冷酷的楚!
  无奈之下,只好把可怜的蛇蛇送到冰冷的生物馆,唉!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楚子航:“……”
  楚子航内心冷酷,十分无情地说道:“这个月的党课思想汇报你来写。”

  路明非:“……”
  路明非动之以理,晓之以情:“(ó﹏ò。) !”

真FIN.

  这个月的ooc文是一个ooc少女完成的,ooc少女洗完澡一jio踩到了吹风机线上!

搞个置顶玩一下~
嗨艾瑞巴蒂!那边的朋友你们好吗!
大噶好!我是罗燃!(虽然好像很久没人叫过了,弯弯湾湾湾劳斯家湾湾仔码头之类奇奇怪怪的名字层出不穷
不一定会固定某一cp写,我的人生格言是瞎jb乱写!
也许是一个月更选手
我的头像和我的女朋友都是蒸劳斯赐予的!我爱蒸劳斯,不管她黑了胖了还是更加沙雕了,她永远4我的one pick!!! @蒸蒸
一直写沙雕文,从未被超越(。)
如果你评论,我们就会有故事

[楚路]真实的、温暖的、触手可及的

000

  你是真实的、温暖的。

001

  卡塞尔学院里有一位前辈,不论多棘手的事情,交给这位前辈处理,一定能完美解决,于是前辈把自己活成了个大家长,可能是年龄大了,小辈遇上什么事情都愿意乐呵呵地去解决。

  传闻说和前辈同辈的人都已经入过好几次土,说不定这辈子孙子们都准备收拾收拾就读卡塞尔。所以一睹前辈真容的人,到这一届已经没有了。

  由于前辈本人是中国籍,所以有一派人认为他是一个仙风道骨的爷爷形象,还有一派是西部牛仔派。

  两派在守夜人论坛里吵得不可开交,见面必掐,甚至出现了#太上老君派滚出守夜人论坛#和#请西部牛仔派尊重前辈别污染风气#两个tag。

  连太上老君都知道,真是小看这帮学生了。前辈一边在论坛吃瓜一边想。

  说这么多就是为介绍一下前辈的牛逼以及年龄方面的过人之处,还有他刻意为自己营造出来的神秘感。

  这位前辈刚从芝加哥车站的M记买了个甜筒吃完,在候车的长椅上坐下,靠着椅背眯起了眼睛。

  他每年新生入学的时候都要溜出来,碰碰运气,想看看有没有老熟人再次入学。

  “您好,打扰一下。”一个年轻的中国人说,“请问这个车站里有CC1000次列车吗?我并没有在车次查询站里找到它。”

  “正常,”前辈打了个呵欠,眼睛还是没舍得睁,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散发着懒气:“这破车深更半夜才到,小伙子来太早了。坐,你是卡塞尔的新生?”

  “是。”那个年轻人说。

  “叫什么名字,哪个系的?”前辈懒洋洋地问,“说不定我还是你师兄呢。”

  “楚子航。”年轻人回答,“炼金机械系。”

  前辈猛地睁开眼睛,坐直起来,懒气们受到召唤,一下子全溜了回去,他上下打量起那个名叫楚子航的年轻人来,年轻人也被他惊了一下,他挠挠头,略有些不好意思,笑道:“我读的龙族谱系学,也算是你师兄吧。……对了,我叫路明非,一会我送你上车。”

  “你送我上车?”楚子航一下抓住了重点:“你不去吗?”

  “我啊?”路明非笑嘻嘻地又看向前方,不再盯着楚子航,“这不还没开学呢嘛,我们老油条不用办那么多手续,所以我准备进市里玩一圈。”

  “能带——”

  “嗯?”路明非扭过头来。

  “没事。”年轻人垂下眼睑,淡淡道。

  路明非笑起来,揽住楚子航的肩,一副哥俩好的样子:“行了小鬼,师兄请你吃东西。走,想吃什么?”

  热的。路明非想:摸起来跟真的似的。

  最后楚子航只要了一杯可乐,路明非又坐在长椅上嗦起了甜筒。他们一个看书一个打游戏,互不干扰,静静地等待午夜CC1000次列车的到来。

  路明非没把他送上车,只是端正地坐在长椅上,和上午初见时那副懒洋洋的模样截然相反,一直注视着他,直到车厢们关闭。

  “多谢你。”路明非轻声说,“今天我过得很愉快。”

  接下来,他闭上眼睛,歪着脑袋睡了。

002

  早晨路明非醒来的时候,疼得龇牙咧嘴的,于是他再一次发誓,绝对不在车站里睡觉了。

  哦,这个誓发的也不多,可能就每学年几十次吧。

  路明非揉揉自己脆弱的脖子,又眨眨刚睡醒还处于酸胀状态的眼睛,流了几滴生理泪水,伸了个懒腰,火速调整好了状态,平复了刚做完美梦的心情,哼着小曲儿窜进市区里。

  芝加哥早在他学生时期就逛遍了,后来天下太平,该宰的老龙王都宰了,该入土的老伙计也都躺了,他一个人闲来无事,把地球村熟悉了一遍。

  人年纪一大就没心情乱转了,就愿意待在一个地方,恨不得剩下的日子就在这儿发芽扎根,长成棵树,哪儿也不去。可祖国发展速度十分喜人,没过几年,那个南方小城已经成了开放区,日新月异地发展,自己住的那个小破地儿已经成了CBD,窝不了人了。他没办法,只好回到卡塞尔,混了个大家长当,明明一辈子没娶妻生子过,居然还意外地儿孙满校园了。

  等他再回去,楚子航从前住的那片别墅区已经变成了人工湖,断了他对家乡最后的念想。

  路明非人生旅途并不短,旅到现在还没结束,他在旅途里长了不少见识,比如说什么杠精搬砖的时候特别认真,能搬到砖家这个等级的多数是抬杠很厉害的杠精;比如闲的没事就挑别人刺儿的那些群众都掌握着一门绝技,那就是吃鱼的时候,不论多么细小的鱼刺,都能准确地挑出来,实在是令人敬佩;再比如说,人的确是有来生的。

  他曾有幸见过获得新生的芬格尔。这厮打娘胎里就带着一股贱兮兮的气味儿,大一点上了学,就开始和小美人们撩骚,高中毕业该上大学的那一年,学院给了路明非一份名单,那上面是学院准备录取学生的名字,他想了想,提笔把芬格尔的名字挂掉,又还给了学院。

  我这些师兄师姐们还是去过快活日子吧。路明非心想:我还活着呢。

  让师兄师姐们过上神仙似的快活日子,是撑着路明非到现在没完成吞导弹自尽壮举的支持力。

  老路把每个人都明目张胆地嚯嚯了一遍,独独剩下了楚子航,总不好意思去打扰人家,就偷偷摸摸地看着他长大,盼着他能结婚生子,结果他不争气,直到再次出现在路明非视线里,都是一条明晃晃的棍儿。

  还装过理发师给他剪了个狗啃这种往事就不必再提,路明非之后发奋励志练就一手出神入化的好刀法,最终以失败告终。

  昨天的梦回忆起来居然还挺逼真的,这回我还当了一波师兄,不亏。

  路明非他老人家回味了一下昨儿的梦,嘴角微微上扬,喜滋滋地城市漫步去了。

003

  经验之谈,通常喜滋滋之后跟着的事情,都不是什么好事儿。

  龙族谱系学的师兄喜被大一新生围堵。

  说围堵也不对,新生只有一个人,单枪匹马地就来堵他了,但是新生有不得了的外援:三面墙。

  刚被楚子航找上,路明非一懵,这就给了楚子航机会,除非动手伤人,否则他是跑不出这四位稳稳的包围圈的。

  本以为火车站那儿梦一场就算完了,没想到这还是连续剧形式出现的。

  “我问过学校里其他人,龙族谱系学的学生里没有你。”楚子航说,“其他系也没有。”

  路明非底气特别足:“我说我是你师兄,又没有说是在校生啊对不对?”

  “其他部门也没有你。”楚子航继续陈述。

  “我是执行部的。”路明非面不改色道:“是你级别不够,没办法查阅有关我的文件。”

  “哦。”楚子航点点头,他大概能猜到路明非是什么人,但对方既然拼命隐瞒,自己也没必要自讨没趣地去捅漏那层纸。

  “你上过格斗课吗?”路明非突然问。

  楚子航摇头。

  路明非又笑嘻嘻地和他勾肩搭背:“走,师兄给你开格斗课小灶,仅此一家。”

004

  开小灶这事儿,其实路明非也是有私心的。

  他总觉得这个连续剧太平淡了,作为一部剧,这样没看头,只有大起大落落落落才能够吸引到观众。

  于是路明非准备搞一个男主意外发现一切都是自己在做梦,梦醒了自己还是孤孤单单一个人这样的剧情。

  可不论多少次与楚子航肢体接触,总是那样温热的触感,就像……

  就像很久以前,楚子航给他开格斗课小灶一样。

  他是真实的、温暖的存在。

  路明非觉得自己都他妈要喜极而泣,一下子疯在楚子航面前,下一刻又维持住了作为师兄成熟稳重的人设,面带假笑地鼓掌,夸赞楚子航。

  美中不足的是,最近楚子航频频头疼。

  有天训练结束,楚子航突然问:“师兄,你在透过我看谁?”

  路明非愣住:“啊?我……”

  “不管是谁。”楚子航打断他,“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让我能拥有真正属于我的感情,而不是把对那个人的眷恋送给我。你能答应吗?”

  路明非笑起来。

  “当然。”路明非说,“怪我先入为主了。”

005

  说了要追求路明非,楚子航也没有什么大动作,每天依旧该上课上课,该训练训练,但他承包了路明非训练期间所有的饮食,甚至结束训练之后每次冲完澡,路明非的头发都不是自然干的了。

  此刻路明非正盘腿坐着,楚子航站在他身后,手里举着个吹风机,扒拉着他的头发一通乱吹。

  “头发长了。”楚子航突然说,“师兄,要剪头发吗?”

  吹风机的声音太大了,路明非没听清他在说什么,大声地“啊?”了一声。

  楚子航无奈,只好也大声地重复道:“你头发长了,我问你要不要剪头发?”

  “成啊,”路明非回应,“改天去理发。”

  “我来帮你。”楚子航说,“技术有保证,不会成狗啃的。”

  路明非:“……”
  路明非尬笑:“哈哈。”

006

  出乎意料的,楚子航的手艺真的很不错,并没有出现狗啃、不齐、某块儿剃秃了这样的惨状,路明非对着镜子欣赏了一番,再次准备开口夸他。

  哪想他又杀了路明非个措手不及:“你既然偷偷看了我这么久,为什么从来没想过参与我的生活?”

  路明非痴呆:“啊?”

  楚子航低低地笑了一声,唤道:“明非。”

  说完,他低头收拾地上的碎发去了。

007

  你是真实的、我触手可及的存在,我的爱人。

Fin.

路总生日快乐!
今夜,我不是小鸽鸽!耶!
感谢阅读,我爱大噶!睡了睡了!
对不起!虽然这样说不好!但是没有评论的我要死了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