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昀准备吹埙

头像和女朋友@蒸蒸
非常爱删东西,会发日常,挂到我开心就删
别爱我,没结果

我们表面上称赞他们的碍情,事实上我们都知道,这是兄弟情

[杀破狼]锦绣丛

  沈易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被人推醒,翻了个身睁眼往床边一看,顾昀那臭小子就瞪着个眼睛趴在他枕边。

  “祖宗诶,你又怎么了?”

  顾昀直起身子,道:“晚上溜出去玩儿被我爹娘发现了,他俩把我关在屋子里,叫长庚去了。一有事儿就找他,这大半夜的,也不怕吵着别人。唉……我烦他烦得很,来你这儿躲躲。”

  沈易理都不想理他,翻了个身,又睡了。

  不过多久,顾昀被雁王捉拿归案,蔫了吧唧地回去挨训了。

  沈易睡着前还迷迷糊糊地想了一下他命苦的兄弟:活该,祸害自有人收!哈哈哈哈!

  真实的有良心。


*


  三年前,皇帝从外头把长庚领回来,说是流落在民间的四皇子,一回来便混了个亲王的名号,捡了个雁王府,离安定侯府还不远。

  皇帝是个心软的,估计是觉得从前亏欠太多,于是四皇子想要什么,就给什么。

  可四皇子什么都不要,活得像个无欲无求的和尚。

  有天安定侯与长公主领着小顾昀来面圣,正好碰上皇帝检查四皇子的功课。

  结果四皇子一见顾昀就走不动路了,喜欢得不得了,把那猫嫌狗厌的小侯爷当个稀世珍宝宠着。

  顾昀换了个新伙伴,沈易也就欢天喜地地失去了顾昀的宠爱。

  失宠当天,他开心地想:娘诶,终于不用跟着顾昀一起挨打了。不过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毕竟顾昀心里永远惦记着他这个背锅兄弟。

  自打有了长庚,顾昀闯祸的次数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

  每次他眼珠骨碌碌地一转,想出什么坏主意的时候,长庚就神出鬼没地出现在他身边,好声好气地开始讲道理。

  于是长庚也失宠了,背锅兄弟沈易再次成功上位。

  当天沈易心情沉重地找到长庚,二人钻进书房谈了一下午,出来的时候沈易满脸严肃,离开前长庚还郑重地拍了拍他的肩头,表示鼓励。

  顾昀杀进雁王府正准备找长庚一块惹事儿,就看见这一幕,他视线在这两人身上来回转了好几圈,终于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儿。

  确认过眼神,你俩要坑我。

  沈易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向顾昀保证:“我和四殿下从来没想过合伙坑你,只是我功课上有些不太懂的地方,来找他看看。”

  长庚也跟着信誓旦旦地点头。

  本来顾昀是不相信沈易这个背锅兄弟的,可是长庚又向来不糊弄他,他只好半信半疑地信了,这事儿就算翻篇了。

  结果没过两天,正和沈易长庚窝在一块儿玩的顾昀突然从夺门而出,一头撞进长公主怀里,长公主觉得顾昀手里拿了个什么东西,硌着她的腰,还没来得及观察那是个什么玩意儿,就听顾昀扒着嘴开始嚎:

  “我不活啦——!!个个都是老妈子!!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娘啊,你快生个弟弟继承我这两个鹦鹉吧!!!”

  沈易跟在他身后喊:“十六!!十六!!!你快把手里的门把放下啊!!!”

  老安定侯被小安定猴吵得不行,皱着眉头从书房出来,彼时小安定猴还没来得及松开他娘,手里的罪证也没来得及扔,被他爹逮了个现行。

  顾慎一看,嚯,这小王八蛋力大无穷,夺门而出的时候还顺上了点别的东西,做到了夺门把而出。

  于是顾慎左手拎个小安定猴,右手拎个长公主的鸡毛掸子,准备照着顾昀的屁股上打。

  顾昀这猴精儿见情势不对,又开始嚎:“娘——啊——!他是要把儿子打死好给弟弟腾空啊!你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你的宝贝挨打吗!!儿子错了!!呜呜呜呜呜呜你们别要弟弟,光宠我行不行呀——!!”

  长公主本来硬憋出一副严母的样子,结果被顾昀硬生生嚎破功了,把头扭到一边,自顾自地笑去了。

  长庚这时才紧赶慢赶地到了,顾昀又把期待的目光投向他,却听长庚道:“该!老侯爷,那在下和沈易便先告辞了。”

  顾昀悬空扑腾了两下,冲着长庚吼:“李旻!!!你记好了,你休想再踏进我安定侯府半步!!!!”

  当天顾昀挨了好一顿打,本来顾慎也就是想吓吓他,结果他又自己给自己安上了个对皇子大不敬的罪名——这不是找着挨打呢吗?

  挨完打之后顾昀蔫巴巴地躺了两天,两天过后,他自觉得好的差不多了,又觍着个脸,踏进了雁王府。

  此时长庚正坐在院子里看书,顾昀一屁股坐到桌上,哼哼唧唧道:“长庚,别看书了,咱出去玩儿吧,我发现一家店,店家炸的小黄鱼可好吃了。”

  长庚不搭理他,顾昀又在他旁边上蹿下跳,惹得他烦了,起身准备回屋看书,顾昀看准时机,一把跳起来,挂在他腰上,趴在他耳边好声好语道:“长庚,宝贝长庚,心肝儿长庚,出去玩儿嘛!”

  嘿这混蛋,生气的时候喊李旻,想出去玩的时候又开始喊心肝儿!

  长庚又气又笑,只好道:“我回屋放书,换身衣服就跟你出去,行不行?”

  “行!”

  “那你快从我身上下来,我挂着你怎么换衣服?”

  “挂着我怎么就不能换了?”顾昀反问,“我要盯着你,免得你反悔。”

  长庚:“……”
  长庚无奈死了:“那你挂着吧。”


*


  又过了几年,顾昀在老侯爷顾慎的教导下,自己领着玄铁营收拾了一回在大梁边境虎视眈眈的蛮人,这场仗居然打得还有模有样的,小安定猴从此就变成了小安定侯。

  他自己甩掉大部队,快马加鞭,提前了好几天回的京,先不声不响地同老侯爷长公主报了个平安,又偷偷摸摸地溜进了雁王府。

  长庚刚从宫里回来,最近年关,忙得焦头烂额的,一进书房就见老大个人影闪上房梁,顿时更烦了。

  “顾子熹!”

  顾昀自知躲得不好,一翻身跳了下来,稳稳地跳进长庚怀里。

  他一身重甲还没来得及卸,再加上他自己的重量,骤然砸到长庚身上,险些把长庚压倒在地上,长庚一口气没顺上来,差点一口老血,又往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到了木椅上。

  顾昀还不自知,往长庚脸上吧唧一口,笑嘻嘻问:“我快马加鞭赶回来的,宝贝儿长庚,想不想我?”

  “……想,但是你快下去,压死我了。”

FIN.

大甜心小十六,今天被小甜心甜吐可乐,终于动笔
第一次写我皮文章的同人,人物把握还没太有度,紧脏x

[楚路]全民公敌

  面前的人被他死死地抓着肩膀,皱起了眉头。路明非没松手,也不敢松手,这人看他的眼神只一瞬的惊讶,随后又恢复了极度平静的状态。

  这不像是久别重逢的同伴应该流露出的感情,反倒像在街上走着,突然被一个陌生人抓住,本想破口大骂傻逼,但碍于教养,还是忍住了。

  如果他问我我是谁……路明非恶狠狠地想:那我就告诉他我是他爹。

  出乎意料的,他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皱着眉头让他抓住肩膀,要不是那双眼睛还在活动,路明非几乎认为自己抓住的是一个充气娃娃。

  “放开他,路明非。”诺诺说。

  路明非置若罔闻。

  诺诺提高了声调:“放开他,路明非。你要我说几遍?”

  他和路明非同时扭头看向诺诺,路明非后知后觉地松开手,低声道:“对不起。”

  “你和我去驾驶室。”诺诺指挥道,随后又对他说:“至于你……你先休息。”

  “对不起。”路明非又一次低声重复说,“好好休息,楚、呃……子航。”

  似乎是很久没有念过这三个字了,路明非有些磕绊,甚至音调都奇怪了起来,显得十分生疏。

  他对着路明非点点头,这时候路明非才发现,他眼神迷离,像是……

  像是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

  诺诺先一步回了驾驶室,路明非在原地愣了一会,没敢继续对他有什么动作,尴尬地咳了两声,也走了。

  他坐下来,喃喃念道:“路明……非……路明非?路明非。”

*

  车被诺诺开到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前,她随手拿了顶棒球帽扣在脑袋上,压低帽檐,又披上了一件外套,问路明非:“要点什么吗,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了。”

  “一些甜食吧,谢谢师姐。”

  诺诺一挑眉,往后车厢看了一眼,不过没多说什么,只是哦了一声,跳下车走进便利店。

  她的速度很快,买了满满一大袋的东西,路明非往里瞥了一眼,大部分是日用品,不过零食也占了一小半。

  诺诺把他赶上驾驶座,自己爬到副驾驶的位置,接着从外套兜里翻出两根草莓味的棒棒糖,递了一根过去。

  “谢谢。”路明非接过来,三两下扯开包装,“现在出发吗?”

  诺诺没回答,只是没头没脑地说:“要凭空捏造一个人是很容易的,但是让一个人消失却难如登天,总是会留下一丝那人存在过的痕迹。幸运的是,他并不只有你一点痕迹。”

  路明非一顿,扭头看向她。

  “鹿——呃不是,楚子航找回来了,你叛出学院的目的也达成了,接下来的行程就由你决定。”诺诺也看着他,认真地问,“准备继续逃吗?还是回学院?”

  决定着一车三人接下来命运的司机沉默,半晌后才叹了口气,“抱歉师姐,但他现在的状态可能不太合适回去。如果你要走,我可以找个安全的地……”

  诺诺听到前半句话,回忆了一下这杀胚现在只遵循本能活动的情况,颇赞同地点了点头,接着路明非说到后半句,她皱起眉头,打断了路明非。

  “那就这样吧。”诺诺又不知道从哪儿扯了条毯子出来,裹在身上,路明非不得不惊叹邵一峰真是个会玩的男人,“你继续往前开,我睡一会。困了叫我。”


*

  接下来的几天里相安无事,诺诺和他换着开车,两个人没有同时醒着的时候,话也就没说上几句,后车厢的楚子航似乎永远在睡觉,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他挑的时间不对。

  这天诺诺把车开到加油站,路明非从副驾驶蹦下来,揉了揉脖子准备接替接下来的驾驶,后车厢的楚子航却也跟着下来,对诺诺说了什么,她愣了一下,随后点头,像是同意了什么。

  路明非从便利店里出来,捧了两支甜筒,分别递了出去,又悄声问诺诺:“师姐,你这次多少钱把我卖出去的?”

  诺诺瞥了他一眼,拆开甜筒的包装纸,满不在意道:“一张床。”

  路明非震惊道:“我已经不值钱到这个地步了吗!”

  “是啊。你自己心里清楚就好。”

  不过也好,她也好久没有正经休息过了。路明非想。

  于是这段路程副驾驶上的不是裹着毯子睡觉的诺诺,取而代之的是端端正正地望着前方的楚子航,路明非侧头看他,倒和从前没什么两样,仿佛只有注视前方的时候,他才会像从前那样,是把锋利的刀。

  为什么?因为前方是未知的敌人吗?

  路明非有一些想没话找话,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把嘴闭上了,伸手开了车载音乐,里头飘出来的居然是轻音乐,让他对邵一峰的认知又上升了一个新高度。

  “为什么不说话?”副驾驶上的人突然问。

  “什么?”

  楚子航又不说话了。

  路明非都快被他气笑了,于是自己开口说:“我以为你不想和我说话,还是不要聒噪为好。”

  “没有。”楚子航摇头否认,“我感觉很久没有和别人说过话了。”

  “都是小事儿。那你想聊些什么?能接上的我一定陪你唠一路。”

  那边又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才重新出声:“你叫……路明非,对吧?陈墨瞳说已经没有人记得我的存在,可你呢?你为什么是那个异数,又为什么要来找我?”

  这话路明非接不上了。

  为什么找楚子航?他没想好。确切说,是没想过。

  别人问起来的时候,路明非总是回答说:“因为我是最后一个记得他的人,我不能让他最后连一点存在的痕迹都没有。”可一直支撑他走到现在的又似乎不是这个原因,究竟是什么,路明非不太愿意深究。

  所以这题出得不错,是道教科书级的送命题。

  于是路明非诚实道:“我不知道。”

  楚子航“噢”了一声,不吱声了。

  原因究竟是什么,在路明非看来已经呼之欲出,但他也不想去管,就这样还挺好。

  跟着师兄师姐玩公路游戏,还挺绿色健康的。他又看了一眼楚子航,想。



*

  临近半夜,诺诺终于打着呵欠起来了,前头驾驶室安静得连根头发掉都能听见,她于是问道:“诶,您二位不会就这么大眼瞪小眼了一整天吧?”

  路明非的声音传过来:“哪儿敢啊,大眼瞪小眼就出车祸了。师姐,换你来?”

  “行,你找个地方停吧。”

  路明非停的地方特别随意,就在盘山公路路边停下了,诺诺出来的时候差点没注意跳下山,站稳之后,戳着他脑门怒喷一通。

  “失误失误。”路明非赔笑道,“让我去系个鞋带先,一会再让师姐喷个痛快。”

  诺诺暂时放过了他,先上车了。

  正在他系鞋带的当儿,身边突然被一片阴影笼住,他抬头看,是楚子航。

  楚子航在他身边蹲下,凑近他,轻轻吻了他的额头一下,又叹息说:“抱歉,路明非。”

  路明非的手顿在鞋面上方,手里还拽着没系好的鞋带。

  抱歉?道什么歉?他在为什么而道歉?是那个吻还是别的什么?他有没有……想起什么?哪怕只是一点点?

  路明非急匆匆地起身。

  可还没来得及问什么,那个扰乱他心绪的罪魁祸首已经神色平静地坐回了副驾驶。

FIN.

接今天老贼的更新,我也不太知道我在写什么,很久没写过正经东西。
本来以为至少能三千,我还是高估自己了……
bang,我死了。

[主题]那一天,师兄居然对我……


1L 楼主
  对,我师兄跟我表白了,我俩都性别男,现在我很怕

2L

  又是你啊楼主,听我一句劝,遇到新东方厨师,你就嫁了吧

3L

  你这个标题很吸引人,差点我就信了你很怕这个鬼话

4L

  散了散了,是那个千里寻师兄的楼主

5L

  这个时候只要祝福就好啦

6L 楼主

  [终于 厌倦我了么.jpg]

7L

  你一定要用这个sb熊猫头吗,我呕你

8L

  停一下,萌新很蒙,求原贴?

9L

  原贴早八百年删了,你先蒙着,楼主估计是来水贴的

10L 楼主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我认真求助的,真的不好意思答应他,感觉我这样的大龄肥宅配不上这种高质量青年

11L

  ……

12L

  ……

13L

  ……

14L

  散了散了

15L

  我觉得,按照一般套路,这种情感求助的帖子里要出现分析帝,知情人,还有楼主自爆心路

16L 楼主

  我觉得能行,先来个分析帝我看看?

17L 分析帝

  叫我做什么

18L 分析帝

  什么都不给我,我分析啥啊,走了走了

19L 楼主

  挫败感油然而生……那好吧,知情人也出来一下?

20L

  ……

21L

  ……

22L

  ……

23L

  什么玩意儿,啥也没有还好意思来开贴

24L

  散了散了,我随炜炜飞

25L 楼主

  你们等一下!!我现编几句挽留你们!!

26L

  呵。楼下你怎么看

27L

  不看了,现编还不快点

28L

  诶别这样,楼主要哭了
  对了,请问是直接走吗?

29L

  是,走了

30L

  跑了

31L

  飞了

31L 楼主

  !!!不要!!等一下!!我马上编完了!!!

32L 楼主

  事情是这样的我和我师兄高中同学大学同学大学入学他看我眼熟之后偶尔一起吃吃饭做做社会实践这么一来二去就熟了然后就看对眼了
 
33L 楼主

  ……不是,我单方面看对眼,我是王八,他是小绿豆

34L

  ……stm比喻,人家不都跟你表白了吗

35L

  姐,遇到新东方厨师,你就嫁了吧

36L 楼主

  表白是一回事,在一起又是另一回事了好吗!!要是真这么简单我至于开个贴逼逼叨吗!
  我浪费一周时间专门思考这个事情了,现在已经无发可脱

37L

  诶,不对啊,按常理来说,你应该大四在忙毕业吧,怎么还有闲工夫想这个

38L

  对啊,而且师兄出了事儿,返校要忙的事情估计比你们大四毕业季少不了多少
  你这别不是个湖绿贴

39L

  你这故事还挺有意思的,楼主继续写下去

40L 楼主

  ……好叭。

41L 楼主

  好个球!!我校天生与众不同,培养的人才一般岗位不招,只有分配工作,然后本人大三发愤图强,成绩优异,社会实践全A通过,完全不带担心的,现在每天最打发时间的事情就是思考情感问题

42L

  好叭好叭。
  那你思考出什么了吗

43L

  一看就没有

44L

  兄弟们,真扎心

45L 楼主

  ……没呢。

46L 楼主

  欺负我你们能得到什么!!不就是想让我哭吗,我哭,我哭还不行吗??

47L

  这也不是故意扎你心啊,我们说的都是事实好吧

48L

  其实我,有一丢丢好奇楼主的学校,介意说吗?

49L 楼主

  莫事,美国的野鸡大学卡塞尔

50L

  !!!!!!!!!!!!!我操

51L

  50哥为何龋齿激动

52L

  !!!!!!!!!我操楼主!!!!!你你你你你!!!!!主席是你吗!!!!!!

53L

  八成是校友,在中国论坛里还能找到校友,的确不容易

54L 楼主

  什么主席,五零哥说啥呢

55L

  您的那点大事儿已经成为全校饭后余谈,大家在校论坛开了个赌局,我还没敢押,透点消息呗,快毕业了给后辈创造点财富

56L

  真的是校友哦,我就说楼主师兄那么大事儿怎么可能不掀起什么波澜呢

57L

  我们学校模范师兄弟,每个宿舍都力图发展新型同学关系

58L

  诶……这还是别了吧,有点怕

59L

  那五零就是知情人嘛,说说看啊?

60L

  我新生,不太了解,去论坛看看同人再回来跟你们说

61L 楼主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你这人怎么造谣呢!

62L

  [戏精 你真是我的小开心果儿.jpg]

63L 楼主

  [帅得罪你了?.jpg]

64L

  [等我出去你将永无宁日.jpg]

65L

  我有一个问题

66L

  憋

67L

  呜。

68L

  楼主这事儿都过去这么久了,你师兄什么动静都没有?

69L 楼主

  不啊,他实习去了,暂时回不来

70L

  他后天返校,我要提醒您一下吗

71L 楼主

  你已经说了

72L 楼主

  所以这是关乎我生死存亡的大事儿啊!你们别看戏了好不好???

73L

  你可以申请分配工作的时候跑远一点

74L

  不可能的,楼主这种级别的大佬,一般都是留在总部地

75L

  那申请让师兄调得远一点

76L

  他和楼主一个级别,偶尔还要搭档的

77L

  [你这话我没法接.jpg]

78L

  楼主什么价格?

79L

  不是,什么级别?

80L 楼主

  又菜又爱玩级别

81L

  手撕鬼子级别

82L

  分分钟几个亿上下级别

83L

  手撕鬼子差不多,本校类似军校,反正比较特殊,体能课楼主全A,还做过我们教官,撂倒一群壮汉不带喘

84L

  什么,武力值这么高吗,那直接套麻袋吧,把师兄丢出去

85L

  你忘了楼主师兄和他一个级别吗

86L

  ……哦哦
  唉,人老了记忆力不好了

87L 楼主

  你们这帮只会起哄的废物,呕

88L 楼主

  唉,我先溜了,狗命要紧

89L

  怎么说狗命要紧?五零你还在吗

90L

  我在,因为师兄办事效率高,提前回来了

91L

  哦豁

92L

  [诶,有点意思.jpg]

93L

  现在什么情况了,五零你来说

94L

  等等,论坛有人跟着他们直播呢,我给你们转播一下

95L

  我滴天,这么大好的时机,在学校小树林里,居然在讨论实习的事情
  什么时候换话题我什么时候继续吧

96L

  这两个……凭实力单身,趁早消化了吧

97L

  可能师兄就是这么想的,为了不破坏社会和谐稳定

98L

  嗷!

99L

  嗷!
  五零怎么了!

100L

  楼主絮絮叨叨结结巴巴地乱逼逼什么呢,中心思想是个啥啊,亏他还是文学社的
  听不懂听不懂,晚上等大佬阅读理解

101L 楼主

  五零,你死了

102L

  呜呜。我这是满足广大网友的好奇心,我有什么错

103L

  哦哦分析出来了,我看一下啊

104L

  果然是内部消化了,以后学院里的小姐姐不用惦记你们俩了

105L

  我觉得,你们学校这么关注他们,有可能不是关注他们个人,而是……
  楼下你来说

106L

  狂热cp粉

107L

  确认过眼神,你是cp粉

108L 楼主

  我求求你们了,快散了吧

109L

  你说散就散,多没面子

110L

  对!我们要水贴!

FIN.

  很俗套的论坛体,好久没写东西,希望把握住了

让知识亲吻你

  一.

    我叫卜向学,不久前,我刚在校医室做了全面体检,确诊为不学癌,与学习几乎无缘了。

  可正如鲁迅先生所说,“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即使我只能再学习一秒钟,我也绝不会放弃学习!

  我想,在我学习生涯中仅剩的这些日子里,我正有写点东西的必要了。

  二.

  倒下去的最后一刻,我听见的还是操场上学生的欢笑,只是其间有一声极为慌乱的喊叫,吓得我没拿住手里的作业,连带着笔一起掉在了草坪上。

  我一个白眼翻过去,可等我再翻回来,眼前已经不是学校操场,取而代之的是校医室白色的天花板,和浓重的消毒水味儿。

  “向学他……他到底是怎么了?”我听见有人问,紧接着是一个年轻男人回答问题的声音:

  “他患上了不学癌。”

  我闭着眼睛,平静地接受了这个结果。

  “那、那他会怎样?”

  我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那男人长叹口气,“很抱歉,女士,卜向学同学,以后会慢慢对学习产生厌恶,甚至厌恶到无法写作业。”

  我仍然在挣扎。——我已经听见了母亲紊乱的呼吸声,害怕她因此流泪。

  “——贾校医,”床边的女人一把把我按回去,捂面痛哭,贾校医递给她一张面巾纸,她擦掉眼泪,颤声道:“只要能把我儿子治好……不,哪怕让他情况不继续恶化下去,只要他还能继续学习继续做题——你要多少作业,尽管开口!”

  她接着扭过头来看我,我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她的眼泪又顺着脸颊滑了下来,我心一慌,手忙脚乱地想安慰她,谁知母亲用手背抹去眼泪,拉住我的手,柔声道:“学学,咱回家吧?回家静养一段时间,再回来学习也不迟,好不好?”

  母亲最终还是没能把我带回家,我坚定地表示自己一个人没有问题,软磨硬泡好一段时间,她才不放心地把我送回宿舍,走之前,还从车里扛了一个红色的大书包来给贾校医,里面全是作业。

  贾校医似乎是没见过这阵仗,被这十多斤的作业吓着了,连连摆手不肯收下,甚至大有一副要是硬把作业塞过来就拼命的架势。

  可他到底是个校医,手臂的力量还是不敌常年奋斗在做作业一线的母亲,最后被连人带作业一起锁进了校医室那个摆满了作业的书架下层。

  离开学校前母亲还感叹贾校医:“虽然作业少,但是有骨气,面对这么多作业都不为所动,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没有见作业眼开的年轻人了。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很不错啊!”

  “是啊,”我也赞同地点头,“现在能抵抗作业诱惑的人实在是不多了。”

  母亲想起了伤心事,又哭了起来:“学学,别担心,以后就算你写不了作业了,还有妈在,我和你爸一起帮你写!”

  “不。”我语气坚定道,“自己的作业,我一定要自己写完!妈,别忘了,我的梦想可是要成为一个学习人,就算疾病也无法阻止我!”

tbc.

别问了,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只觉得我的思想觉悟超级高

混乱邪恶

又名24h情人节接力,至于会不会接到初七,这还是个迷

雷文中心见

1
2

  我叫路明非,如你所见,是一个少年热血中二小说的金手指男主。万万没想到,我还是稳稳地刹住了这辆开往芝加哥边缘的车。

  ……以一个很诡异的姿态刹住的。

  是的,三分钟前我在剧情大神的逼迫下被扔上了床,马上就要跟我梦中情航完成生命的大和谐。

  但是!

  But!

  However!

  风鹰侠,曲直屈伸就是巨木的力量,说时迟那时快——

  我推开了搂着我腰的楚子航,严肃道:“停一下,我物理作业还没写,你等我写完先?”

  楚子航:“……”

  我师兄叹了口气,低头亲了亲我的额头,松开我:“你已经高中毕业了。”

  我他妈不知道吗?我他妈当然知道给我毕业了!
 
  反正衣服都还没脱,我先去借鉴学习一下,等做足了心理准备再开车。——我是这么想的。
 
  但是导演不是这么想的,导演已经把场记板打得哐哐响了,大有一副我们不按着剧本走就徒手劈碎场记板的架势。

  ……随你开心吧,反正又不是我掏钱买的板儿。

  总之现在的情况是我和梦中情航面面相觑,我们谁都没有说话,也没人有动作,场面一度陷入了尴尬,空气凝固了。

  顺带一提,不是我不想打破尴尬,是这个空气真的凝固了,行动条被冻住了。

  是男人,就打暴风雪。*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好僚机!芬格尔·冯·弗斯林先生!的微信私聊提示音打破了凝固的空气!

  【芬狗:[小程序]房已开好,就差你了!】

  我:“……”

  正好看见屏幕的楚子航:“……”

  我抹了把脸,沉声道:“接下来,就是男人间的对决……”

  我叫路明非,万万没想到,我的梦中情航也加入了这场对决。

  于是现在的情况是我和楚子航一人一根油条,人手一杯豆浆,与芬格尔恺撒诺诺联机跳一跳。

  芬格尔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来,只听他冷笑一声:“呵,是时候让你们见识真正的技术了!”
  芬格尔被淘汰了。

  陈墨瞳就很沉得住气,她什么也没有说。
  但她还是被淘汰了。

  我听见师姐那边摔现代汉语词典的声音了,好疼。

  ……恺撒也因为久没动静被淘汰了。甚是心疼。

  目前场上只剩下我与梦中情航,由于我总是玩原地跳这种骚操作,现在场面已经快控制不住了,我航似乎有要杀了我的冲动了。

  “明非。”

  我:“?”

  只听他语气危险道:“你再这样,我可就要惩罚你了哦?”

  ???兄弟你认真一点,这个时候入什么戏,你要记住,床随时都可以上,我随时都陪你睡,但是记录断了可就刷不了了!!

  于是我挑眉,陪他入戏:“来点彩头,你要是赢了,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哦?”梦中情航轻笑一声,“也包括你自——停一下导演。”

  场外的导演打响场记板,露出个脑袋来:“?”

  楚子航皱了皱眉,解释:“他还没准备好,我不想为难……”

  你放屁!!!那是刚刚!!!!现在我!!!!准备好了!!!

  我掰过他的脸,伸出舌头把他接下来的话通通堵了回去。

 

@陆还还 开!给我往城市边缘开!

*:yys的六星山风至今历历在目,让我很难受

  这是一个全民学习的时代,作业取代金钱成为流通货币,学校取代银行,拥有越多自己写完的作业地位越高。

  “XX市于本月10号发生了一起他杀案,据悉,犯人与被害人系男女朋友关系,因男方多次拒绝一同写作业的要求,犯人怀恨在心,将其杀死,目前犯人已被警方控制……”

兄弟们别关注我了,我这状态几百年不写一点东西的

弟兄们,你们不取关让我怎么好意思光明真大在小蓝手里乱搞

部分楚路文章整理(共二十九篇)

速度超快,夸我
部分是因为有的弱智到修文也抢救不了了,修它不如重写,就没有放在里面
百度云盘
就酱,赶作业去,兄弟们88。2017.10.6
添了三篇十月后写的
没新写东西,是以前漏掉的。201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