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昀准备吹埙

头像和女朋友@蒸蒸
非常爱删东西,会发日常,挂到我开心就删
别爱我,没结果

混乱邪恶

又名24h情人节接力,至于会不会接到初七,这还是个迷

雷文中心见

1
2

  我叫路明非,如你所见,是一个少年热血中二小说的金手指男主。万万没想到,我还是稳稳地刹住了这辆开往芝加哥边缘的车。

  ……以一个很诡异的姿态刹住的。

  是的,三分钟前我在剧情大神的逼迫下被扔上了床,马上就要跟我梦中情航完成生命的大和谐。

  但是!

  But!

  However!

  风鹰侠,曲直屈伸就是巨木的力量,说时迟那时快——

  我推开了搂着我腰的楚子航,严肃道:“停一下,我物理作业还没写,你等我写完先?”

  楚子航:“……”

  我师兄叹了口气,低头亲了亲我的额头,松开我:“你已经高中毕业了。”

  我他妈不知道吗?我他妈当然知道给我毕业了!
 
  反正衣服都还没脱,我先去借鉴学习一下,等做足了心理准备再开车。——我是这么想的。
 
  但是导演不是这么想的,导演已经把场记板打得哐哐响了,大有一副我们不按着剧本走就徒手劈碎场记板的架势。

  ……随你开心吧,反正又不是我掏钱买的板儿。

  总之现在的情况是我和梦中情航面面相觑,我们谁都没有说话,也没人有动作,场面一度陷入了尴尬,空气凝固了。

  顺带一提,不是我不想打破尴尬,是这个空气真的凝固了,行动条被冻住了。

  是男人,就打暴风雪。*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好僚机!芬格尔·冯·弗斯林先生!的微信私聊提示音打破了凝固的空气!

  【芬狗:[小程序]房已开好,就差你了!】

  我:“……”

  正好看见屏幕的楚子航:“……”

  我抹了把脸,沉声道:“接下来,就是男人间的对决……”

  我叫路明非,万万没想到,我的梦中情航也加入了这场对决。

  于是现在的情况是我和楚子航一人一根油条,人手一杯豆浆,与芬格尔恺撒诺诺联机跳一跳。

  芬格尔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来,只听他冷笑一声:“呵,是时候让你们见识真正的技术了!”
  芬格尔被淘汰了。

  陈墨瞳就很沉得住气,她什么也没有说。
  但她还是被淘汰了。

  我听见师姐那边摔现代汉语词典的声音了,好疼。

  ……恺撒也因为久没动静被淘汰了。甚是心疼。

  目前场上只剩下我与梦中情航,由于我总是玩原地跳这种骚操作,现在场面已经快控制不住了,我航似乎有要杀了我的冲动了。

  “明非。”

  我:“?”

  只听他语气危险道:“你再这样,我可就要惩罚你了哦?”

  ???兄弟你认真一点,这个时候入什么戏,你要记住,床随时都可以上,我随时都陪你睡,但是记录断了可就刷不了了!!

  于是我挑眉,陪他入戏:“来点彩头,你要是赢了,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哦?”梦中情航轻笑一声,“也包括你自——停一下导演。”

  场外的导演打响场记板,露出个脑袋来:“?”

  楚子航皱了皱眉,解释:“他还没准备好,我不想为难……”

  你放屁!!!那是刚刚!!!!现在我!!!!准备好了!!!

  我掰过他的脸,伸出舌头把他接下来的话通通堵了回去。

 

@陆还还 开!给我往城市边缘开!

*:yys的六星山风至今历历在目,让我很难受

评论(16)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