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昀准备吹埙

头像和女朋友@蒸蒸
非常爱删东西,会发日常,挂到我开心就删
别爱我,没结果

让知识亲吻你

  一.

    我叫卜向学,不久前,我刚在校医室做了全面体检,确诊为不学癌,与学习几乎无缘了。

  可正如鲁迅先生所说,“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即使我只能再学习一秒钟,我也绝不会放弃学习!

  我想,在我学习生涯中仅剩的这些日子里,我正有写点东西的必要了。

  二.

  倒下去的最后一刻,我听见的还是操场上学生的欢笑,只是其间有一声极为慌乱的喊叫,吓得我没拿住手里的作业,连带着笔一起掉在了草坪上。

  我一个白眼翻过去,可等我再翻回来,眼前已经不是学校操场,取而代之的是校医室白色的天花板,和浓重的消毒水味儿。

  “向学他……他到底是怎么了?”我听见有人问,紧接着是一个年轻男人回答问题的声音:

  “他患上了不学癌。”

  我闭着眼睛,平静地接受了这个结果。

  “那、那他会怎样?”

  我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那男人长叹口气,“很抱歉,女士,卜向学同学,以后会慢慢对学习产生厌恶,甚至厌恶到无法写作业。”

  我仍然在挣扎。——我已经听见了母亲紊乱的呼吸声,害怕她因此流泪。

  “——贾校医,”床边的女人一把把我按回去,捂面痛哭,贾校医递给她一张面巾纸,她擦掉眼泪,颤声道:“只要能把我儿子治好……不,哪怕让他情况不继续恶化下去,只要他还能继续学习继续做题——你要多少作业,尽管开口!”

  她接着扭过头来看我,我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她的眼泪又顺着脸颊滑了下来,我心一慌,手忙脚乱地想安慰她,谁知母亲用手背抹去眼泪,拉住我的手,柔声道:“学学,咱回家吧?回家静养一段时间,再回来学习也不迟,好不好?”

  母亲最终还是没能把我带回家,我坚定地表示自己一个人没有问题,软磨硬泡好一段时间,她才不放心地把我送回宿舍,走之前,还从车里扛了一个红色的大书包来给贾校医,里面全是作业。

  贾校医似乎是没见过这阵仗,被这十多斤的作业吓着了,连连摆手不肯收下,甚至大有一副要是硬把作业塞过来就拼命的架势。

  可他到底是个校医,手臂的力量还是不敌常年奋斗在做作业一线的母亲,最后被连人带作业一起锁进了校医室那个摆满了作业的书架下层。

  离开学校前母亲还感叹贾校医:“虽然作业少,但是有骨气,面对这么多作业都不为所动,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没有见作业眼开的年轻人了。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很不错啊!”

  “是啊,”我也赞同地点头,“现在能抵抗作业诱惑的人实在是不多了。”

  母亲想起了伤心事,又哭了起来:“学学,别担心,以后就算你写不了作业了,还有妈在,我和你爸一起帮你写!”

  “不。”我语气坚定道,“自己的作业,我一定要自己写完!妈,别忘了,我的梦想可是要成为一个学习人,就算疾病也无法阻止我!”

tbc.

别问了,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只觉得我的思想觉悟超级高

评论(10)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