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昀准备吹埙

头像和女朋友@蒸蒸
非常爱删东西,会发日常,挂到我开心就删
别爱我,没结果

[楚路]全民公敌

  面前的人被他死死地抓着肩膀,皱起了眉头。路明非没松手,也不敢松手,这人看他的眼神只一瞬的惊讶,随后又恢复了极度平静的状态。

  这不像是久别重逢的同伴应该流露出的感情,反倒像在街上走着,突然被一个陌生人抓住,本想破口大骂傻逼,但碍于教养,还是忍住了。

  如果他问我我是谁……路明非恶狠狠地想:那我就告诉他我是他爹。

  出乎意料的,他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皱着眉头让他抓住肩膀,要不是那双眼睛还在活动,路明非几乎认为自己抓住的是一个充气娃娃。

  “放开他,路明非。”诺诺说。

  路明非置若罔闻。

  诺诺提高了声调:“放开他,路明非。你要我说几遍?”

  他和路明非同时扭头看向诺诺,路明非后知后觉地松开手,低声道:“对不起。”

  “你和我去驾驶室。”诺诺指挥道,随后又对他说:“至于你……你先休息。”

  “对不起。”路明非又一次低声重复说,“好好休息,楚、呃……子航。”

  似乎是很久没有念过这三个字了,路明非有些磕绊,甚至音调都奇怪了起来,显得十分生疏。

  他对着路明非点点头,这时候路明非才发现,他眼神迷离,像是……

  像是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

  诺诺先一步回了驾驶室,路明非在原地愣了一会,没敢继续对他有什么动作,尴尬地咳了两声,也走了。

  他坐下来,喃喃念道:“路明……非……路明非?路明非。”

*

  车被诺诺开到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前,她随手拿了顶棒球帽扣在脑袋上,压低帽檐,又披上了一件外套,问路明非:“要点什么吗,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了。”

  “一些甜食吧,谢谢师姐。”

  诺诺一挑眉,往后车厢看了一眼,不过没多说什么,只是哦了一声,跳下车走进便利店。

  她的速度很快,买了满满一大袋的东西,路明非往里瞥了一眼,大部分是日用品,不过零食也占了一小半。

  诺诺把他赶上驾驶座,自己爬到副驾驶的位置,接着从外套兜里翻出两根草莓味的棒棒糖,递了一根过去。

  “谢谢。”路明非接过来,三两下扯开包装,“现在出发吗?”

  诺诺没回答,只是没头没脑地说:“要凭空捏造一个人是很容易的,但是让一个人消失却难如登天,总是会留下一丝那人存在过的痕迹。幸运的是,他并不只有你一点痕迹。”

  路明非一顿,扭头看向她。

  “鹿——呃不是,楚子航找回来了,你叛出学院的目的也达成了,接下来的行程就由你决定。”诺诺也看着他,认真地问,“准备继续逃吗?还是回学院?”

  决定着一车三人接下来命运的司机沉默,半晌后才叹了口气,“抱歉师姐,但他现在的状态可能不太合适回去。如果你要走,我可以找个安全的地……”

  诺诺听到前半句话,回忆了一下这杀胚现在只遵循本能活动的情况,颇赞同地点了点头,接着路明非说到后半句,她皱起眉头,打断了路明非。

  “那就这样吧。”诺诺又不知道从哪儿扯了条毯子出来,裹在身上,路明非不得不惊叹邵一峰真是个会玩的男人,“你继续往前开,我睡一会。困了叫我。”


*

  接下来的几天里相安无事,诺诺和他换着开车,两个人没有同时醒着的时候,话也就没说上几句,后车厢的楚子航似乎永远在睡觉,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他挑的时间不对。

  这天诺诺把车开到加油站,路明非从副驾驶蹦下来,揉了揉脖子准备接替接下来的驾驶,后车厢的楚子航却也跟着下来,对诺诺说了什么,她愣了一下,随后点头,像是同意了什么。

  路明非从便利店里出来,捧了两支甜筒,分别递了出去,又悄声问诺诺:“师姐,你这次多少钱把我卖出去的?”

  诺诺瞥了他一眼,拆开甜筒的包装纸,满不在意道:“一张床。”

  路明非震惊道:“我已经不值钱到这个地步了吗!”

  “是啊。你自己心里清楚就好。”

  不过也好,她也好久没有正经休息过了。路明非想。

  于是这段路程副驾驶上的不是裹着毯子睡觉的诺诺,取而代之的是端端正正地望着前方的楚子航,路明非侧头看他,倒和从前没什么两样,仿佛只有注视前方的时候,他才会像从前那样,是把锋利的刀。

  为什么?因为前方是未知的敌人吗?

  路明非有一些想没话找话,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把嘴闭上了,伸手开了车载音乐,里头飘出来的居然是轻音乐,让他对邵一峰的认知又上升了一个新高度。

  “为什么不说话?”副驾驶上的人突然问。

  “什么?”

  楚子航又不说话了。

  路明非都快被他气笑了,于是自己开口说:“我以为你不想和我说话,还是不要聒噪为好。”

  “没有。”楚子航摇头否认,“我感觉很久没有和别人说过话了。”

  “都是小事儿。那你想聊些什么?能接上的我一定陪你唠一路。”

  那边又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才重新出声:“你叫……路明非,对吧?陈墨瞳说已经没有人记得我的存在,可你呢?你为什么是那个异数,又为什么要来找我?”

  这话路明非接不上了。

  为什么找楚子航?他没想好。确切说,是没想过。

  别人问起来的时候,路明非总是回答说:“因为我是最后一个记得他的人,我不能让他最后连一点存在的痕迹都没有。”可一直支撑他走到现在的又似乎不是这个原因,究竟是什么,路明非不太愿意深究。

  所以这题出得不错,是道教科书级的送命题。

  于是路明非诚实道:“我不知道。”

  楚子航“噢”了一声,不吱声了。

  原因究竟是什么,在路明非看来已经呼之欲出,但他也不想去管,就这样还挺好。

  跟着师兄师姐玩公路游戏,还挺绿色健康的。他又看了一眼楚子航,想。



*

  临近半夜,诺诺终于打着呵欠起来了,前头驾驶室安静得连根头发掉都能听见,她于是问道:“诶,您二位不会就这么大眼瞪小眼了一整天吧?”

  路明非的声音传过来:“哪儿敢啊,大眼瞪小眼就出车祸了。师姐,换你来?”

  “行,你找个地方停吧。”

  路明非停的地方特别随意,就在盘山公路路边停下了,诺诺出来的时候差点没注意跳下山,站稳之后,戳着他脑门怒喷一通。

  “失误失误。”路明非赔笑道,“让我去系个鞋带先,一会再让师姐喷个痛快。”

  诺诺暂时放过了他,先上车了。

  正在他系鞋带的当儿,身边突然被一片阴影笼住,他抬头看,是楚子航。

  楚子航在他身边蹲下,凑近他,轻轻吻了他的额头一下,又叹息说:“抱歉,路明非。”

  路明非的手顿在鞋面上方,手里还拽着没系好的鞋带。

  抱歉?道什么歉?他在为什么而道歉?是那个吻还是别的什么?他有没有……想起什么?哪怕只是一点点?

  路明非急匆匆地起身。

  可还没来得及问什么,那个扰乱他心绪的罪魁祸首已经神色平静地坐回了副驾驶。

FIN.

接今天老贼的更新,我也不太知道我在写什么,很久没写过正经东西。
本来以为至少能三千,我还是高估自己了……
bang,我死了。

评论(22)

热度(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