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昀准备吹埙

头像和女朋友@蒸蒸
非常爱删东西,会发日常,挂到我开心就删
别爱我,没结果

[楚路]真实的、温暖的、触手可及的

000

  你是真实的、温暖的。

001

  卡塞尔学院里有一位前辈,不论多棘手的事情,交给这位前辈处理,一定能完美解决,于是前辈把自己活成了个大家长,可能是年龄大了,小辈遇上什么事情都愿意乐呵呵地去解决。

  传闻说和前辈同辈的人都已经入过好几次土,说不定这辈子孙子们都准备收拾收拾就读卡塞尔。所以一睹前辈真容的人,到这一届已经没有了。

  由于前辈本人是中国籍,所以有一派人认为他是一个仙风道骨的爷爷形象,还有一派是西部牛仔派。

  两派在守夜人论坛里吵得不可开交,见面必掐,甚至出现了#太上老君派滚出守夜人论坛#和#请西部牛仔派尊重前辈别污染风气#两个tag。

  连太上老君都知道,真是小看这帮学生了。前辈一边在论坛吃瓜一边想。

  说这么多就是为介绍一下前辈的牛逼以及年龄方面的过人之处,还有他刻意为自己营造出来的神秘感。

  这位前辈刚从芝加哥车站的M记买了个甜筒吃完,在候车的长椅上坐下,靠着椅背眯起了眼睛。

  他每年新生入学的时候都要溜出来,碰碰运气,想看看有没有老熟人再次入学。

  “您好,打扰一下。”一个年轻的中国人说,“请问这个车站里有CC1000次列车吗?我并没有在车次查询站里找到它。”

  “正常,”前辈打了个呵欠,眼睛还是没舍得睁,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散发着懒气:“这破车深更半夜才到,小伙子来太早了。坐,你是卡塞尔的新生?”

  “是。”那个年轻人说。

  “叫什么名字,哪个系的?”前辈懒洋洋地问,“说不定我还是你师兄呢。”

  “楚子航。”年轻人回答,“炼金机械系。”

  前辈猛地睁开眼睛,坐直起来,懒气们受到召唤,一下子全溜了回去,他上下打量起那个名叫楚子航的年轻人来,年轻人也被他惊了一下,他挠挠头,略有些不好意思,笑道:“我读的龙族谱系学,也算是你师兄吧。……对了,我叫路明非,一会我送你上车。”

  “你送我上车?”楚子航一下抓住了重点:“你不去吗?”

  “我啊?”路明非笑嘻嘻地又看向前方,不再盯着楚子航,“这不还没开学呢嘛,我们老油条不用办那么多手续,所以我准备进市里玩一圈。”

  “能带——”

  “嗯?”路明非扭过头来。

  “没事。”年轻人垂下眼睑,淡淡道。

  路明非笑起来,揽住楚子航的肩,一副哥俩好的样子:“行了小鬼,师兄请你吃东西。走,想吃什么?”

  热的。路明非想:摸起来跟真的似的。

  最后楚子航只要了一杯可乐,路明非又坐在长椅上嗦起了甜筒。他们一个看书一个打游戏,互不干扰,静静地等待午夜CC1000次列车的到来。

  路明非没把他送上车,只是端正地坐在长椅上,和上午初见时那副懒洋洋的模样截然相反,一直注视着他,直到车厢们关闭。

  “多谢你。”路明非轻声说,“今天我过得很愉快。”

  接下来,他闭上眼睛,歪着脑袋睡了。

002

  早晨路明非醒来的时候,疼得龇牙咧嘴的,于是他再一次发誓,绝对不在车站里睡觉了。

  哦,这个誓发的也不多,可能就每学年几十次吧。

  路明非揉揉自己脆弱的脖子,又眨眨刚睡醒还处于酸胀状态的眼睛,流了几滴生理泪水,伸了个懒腰,火速调整好了状态,平复了刚做完美梦的心情,哼着小曲儿窜进市区里。

  芝加哥早在他学生时期就逛遍了,后来天下太平,该宰的老龙王都宰了,该入土的老伙计也都躺了,他一个人闲来无事,把地球村熟悉了一遍。

  人年纪一大就没心情乱转了,就愿意待在一个地方,恨不得剩下的日子就在这儿发芽扎根,长成棵树,哪儿也不去。可祖国发展速度十分喜人,没过几年,那个南方小城已经成了开放区,日新月异地发展,自己住的那个小破地儿已经成了CBD,窝不了人了。他没办法,只好回到卡塞尔,混了个大家长当,明明一辈子没娶妻生子过,居然还意外地儿孙满校园了。

  等他再回去,楚子航从前住的那片别墅区已经变成了人工湖,断了他对家乡最后的念想。

  路明非人生旅途并不短,旅到现在还没结束,他在旅途里长了不少见识,比如说什么杠精搬砖的时候特别认真,能搬到砖家这个等级的多数是抬杠很厉害的杠精;比如闲的没事就挑别人刺儿的那些群众都掌握着一门绝技,那就是吃鱼的时候,不论多么细小的鱼刺,都能准确地挑出来,实在是令人敬佩;再比如说,人的确是有来生的。

  他曾有幸见过获得新生的芬格尔。这厮打娘胎里就带着一股贱兮兮的气味儿,大一点上了学,就开始和小美人们撩骚,高中毕业该上大学的那一年,学院给了路明非一份名单,那上面是学院准备录取学生的名字,他想了想,提笔把芬格尔的名字挂掉,又还给了学院。

  我这些师兄师姐们还是去过快活日子吧。路明非心想:我还活着呢。

  让师兄师姐们过上神仙似的快活日子,是撑着路明非到现在没完成吞导弹自尽壮举的支持力。

  老路把每个人都明目张胆地嚯嚯了一遍,独独剩下了楚子航,总不好意思去打扰人家,就偷偷摸摸地看着他长大,盼着他能结婚生子,结果他不争气,直到再次出现在路明非视线里,都是一条明晃晃的棍儿。

  还装过理发师给他剪了个狗啃这种往事就不必再提,路明非之后发奋励志练就一手出神入化的好刀法,最终以失败告终。

  昨天的梦回忆起来居然还挺逼真的,这回我还当了一波师兄,不亏。

  路明非他老人家回味了一下昨儿的梦,嘴角微微上扬,喜滋滋地城市漫步去了。

003

  经验之谈,通常喜滋滋之后跟着的事情,都不是什么好事儿。

  龙族谱系学的师兄喜被大一新生围堵。

  说围堵也不对,新生只有一个人,单枪匹马地就来堵他了,但是新生有不得了的外援:三面墙。

  刚被楚子航找上,路明非一懵,这就给了楚子航机会,除非动手伤人,否则他是跑不出这四位稳稳的包围圈的。

  本以为火车站那儿梦一场就算完了,没想到这还是连续剧形式出现的。

  “我问过学校里其他人,龙族谱系学的学生里没有你。”楚子航说,“其他系也没有。”

  路明非底气特别足:“我说我是你师兄,又没有说是在校生啊对不对?”

  “其他部门也没有你。”楚子航继续陈述。

  “我是执行部的。”路明非面不改色道:“是你级别不够,没办法查阅有关我的文件。”

  “哦。”楚子航点点头,他大概能猜到路明非是什么人,但对方既然拼命隐瞒,自己也没必要自讨没趣地去捅漏那层纸。

  “你上过格斗课吗?”路明非突然问。

  楚子航摇头。

  路明非又笑嘻嘻地和他勾肩搭背:“走,师兄给你开格斗课小灶,仅此一家。”

004

  开小灶这事儿,其实路明非也是有私心的。

  他总觉得这个连续剧太平淡了,作为一部剧,这样没看头,只有大起大落落落落才能够吸引到观众。

  于是路明非准备搞一个男主意外发现一切都是自己在做梦,梦醒了自己还是孤孤单单一个人这样的剧情。

  可不论多少次与楚子航肢体接触,总是那样温热的触感,就像……

  就像很久以前,楚子航给他开格斗课小灶一样。

  他是真实的、温暖的存在。

  路明非觉得自己都他妈要喜极而泣,一下子疯在楚子航面前,下一刻又维持住了作为师兄成熟稳重的人设,面带假笑地鼓掌,夸赞楚子航。

  美中不足的是,最近楚子航频频头疼。

  有天训练结束,楚子航突然问:“师兄,你在透过我看谁?”

  路明非愣住:“啊?我……”

  “不管是谁。”楚子航打断他,“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让我能拥有真正属于我的感情,而不是把对那个人的眷恋送给我。你能答应吗?”

  路明非笑起来。

  “当然。”路明非说,“怪我先入为主了。”

005

  说了要追求路明非,楚子航也没有什么大动作,每天依旧该上课上课,该训练训练,但他承包了路明非训练期间所有的饮食,甚至结束训练之后每次冲完澡,路明非的头发都不是自然干的了。

  此刻路明非正盘腿坐着,楚子航站在他身后,手里举着个吹风机,扒拉着他的头发一通乱吹。

  “头发长了。”楚子航突然说,“师兄,要剪头发吗?”

  吹风机的声音太大了,路明非没听清他在说什么,大声地“啊?”了一声。

  楚子航无奈,只好也大声地重复道:“你头发长了,我问你要不要剪头发?”

  “成啊,”路明非回应,“改天去理发。”

  “我来帮你。”楚子航说,“技术有保证,不会成狗啃的。”

  路明非:“……”
  路明非尬笑:“哈哈。”

006

  出乎意料的,楚子航的手艺真的很不错,并没有出现狗啃、不齐、某块儿剃秃了这样的惨状,路明非对着镜子欣赏了一番,再次准备开口夸他。

  哪想他又杀了路明非个措手不及:“你既然偷偷看了我这么久,为什么从来没想过参与我的生活?”

  路明非痴呆:“啊?”

  楚子航低低地笑了一声,唤道:“明非。”

  说完,他低头收拾地上的碎发去了。

007

  你是真实的、我触手可及的存在,我的爱人。

Fin.

路总生日快乐!
今夜,我不是小鸽鸽!耶!
感谢阅读,我爱大噶!睡了睡了!
对不起!虽然这样说不好!但是没有评论的我要死了qwQ

评论(14)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