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昀准备吹埙

头像和女朋友@蒸蒸
非常爱删东西,会发日常,挂到我开心就删
别爱我,没结果

小谢和罗七

  0.

  谢神医还没被称为谢神医之前,偷偷摸摸地藏了一个爱人,他没敢让人知道。但是现在恨不得在江湖上开一个大会,让全世界都知道,他爱人有多棒。

  谢神医拿了本儿医书,卷成了个筒,吊儿郎当地翘着个二郎腿,面前坐了一群表情十分不情愿的江湖传说,他清清嗓子,才慢悠悠地开口:“大家坐好啊,不要走神,不要小声议论,我来给大家讲讲我和我爱人的浪漫故事。”

  1.

  小谢今儿刚满十六。他们生之谷有个极其奇怪的规矩:满了十六的弟子,就要开始和师兄师姐们轮着下山买菜,加入买菜大队。

  这么听起来,这支队伍还挺庞大的,可其实他们整支队伍一共六个人,整个师门一共七个人,今儿小谢刚过完十六生日,七个人谁也逃不掉了。

  小谢这个人,懒到发霉,他曾经在山上高呼:“我死都不下山!让我下山,有本事打死我!”

  于是他吃完碗里的面,死皮赖脸地去黏准备洗碗的师父。

  “师父。”

  他师父头也不抬:“说。”

  小谢说:“我觉得,让我下山实在太危险啦。您看,我要是走在路上,又累又热,还特别饿,大脑昏昏沉沉的,失去思考能力,哐当一下倒地上,磕石头上了,您不就没有我这个小徒弟了吗,是吧?”

  师父把擦干的碗收好,冷冷道:“纸糊的徒弟,不要也罢。”

  小谢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哭丧着脸道:“那……那让我下山也不是不行,好歹让师兄师姐们陪我熟悉一下呀,再说了,我长得这么白净可爱,要是有歹人起了色心,我岂不是……简直不敢想下去!”

  他师父一巴掌把他拍出了厨房,怒道:“再多说一句,我打断你的腿!”

  听完这话,小谢眼睛都亮起来了:“真的假的?师父,我就躺这儿给您打,您别心疼,可劲儿打!”

  师父简直拿这小混蛋没办法,叫他两个师兄一个师姐过来,俩师兄一人一边,把他扛回屋,师姐走在前面,对他进行了一路爱的教育。

  等他在自个儿屋里趴好,送走了师姐,有气无力地对着两个师兄说:“我知道错了,你们告诉师父,我明儿就下山,我明天天不亮就下山,别再请师姐来了。”

  两个师兄十分同情他:“早这样不就成了,还拖累我们。”

  小谢哭道:“你们根本不是真的宠我!”

  师兄十分欣慰道:“知道就好。”

  小谢:“……”

  小谢指着门对二位师兄说:“慢走。”

  师兄们哈哈大笑,走了。

  2.

  十六岁的第二天,在买菜中度过。

  小谢打拜师起就没下过山。山上屁大点地方他都还没来得及逛完,每天窝在他的小屋里看看医书,认认草药,偶尔给人打打下手,日子过得极其滋润。

  于是,就造成了如今这样,虽有买菜的雄心壮志,奈何身体素质跟不上的悲惨局面。他好不容易下了山,找人打听集市的位置,那路人给他仔细地讲了一番,小谢听得头昏脑涨,最后浑浑噩噩地向路人道了谢,清醒了一会儿后,发现脑子里只记得“挺远的”这一个关键词。

  小谢一路走一路问,终于找到了集市,一时间感动得不知如何言语,手里攥着装着钱的荷包,一面雄赳赳气昂昂地向里走,一面掏出了今天的购物清单。

  他停在一个菜贩子面前,问道:“打扰,这萝卜怎么卖?”

  众所周知,商家报出价格前,总是会有意抬高价格,以此来留出给客人砍价的空间,这菜贩子道:“四文,您看要多少?”

  小谢初来乍到,当然没想到买菜还有这些拐弯抹角的学问,没多问,爽快地付了钱,又说:“劳驾,葱也来一些吧?”

  菜贩露出了个笑容:“好嘞!五文,您拿好!”

  小谢正准备掏钱,忽然被人伸手拦住了。那手的手指白皙修长,骨节分明,小谢的视线顺着手看过去,觉得一下子挪不开眼睛了。

  手的主人是一个穿了一身张扬红衣的青年。他没把头发梳整齐,光是懒散地用发带绕了几圈,于是长发就松松垮垮地垂在身后,青年的眼角微微上挑,带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

  只听那红衣男子道:“为何别家的葱都三文,偏你家就不一样,怎么,吃了能长生不老啊?”

  菜贩愣了一愣,随即很快回答:“这葱都是自家精心养出来的,好吃!我刚把这些菜搬出来不久,还比别家新鲜,您买回去尝尝,绝对不亏!”

  红衣说:“成,两文尝尝鲜。”

  菜贩立刻不乐意了:“拿不了。”

  红衣摇摇头,转身拉过小谢就要走,那菜贩又赶紧说:“行吧行吧,给你尝尝,好吃下次再买我家的。我这可真是亏本卖你的。”

  红衣笑起来,往小谢那儿看,小谢半天没反应过来,直到红衣开口问:“快付钱啊?怎么,还要我给你买?”他才反应过来,面红耳赤地付了钱。

  “不好意思啊……”小谢讷讷地道歉。

  红衣摆摆手,道:“小事儿。你是谁家的少爷,怎么还亲自出来买菜呢?”

  小谢闹了个大红脸:“我第一次出来……多谢,要不是你,我可能回去就要被师父追杀了。”

  红衣大笑。

  “快回去吧,晚了你师父也追杀你。”

  3.

  十六岁的第三天,在吹红衣中度过。

  小谢逮着一个师兄就吹:“……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他这样好看又会砍价的人!”

  师兄说:“你一共就下了一次山,还差点被菜贩子宰死,闭嘴吧废物点心。”

  小谢又去向师姐说:“……当时一只手伸过来握住我的手,我扭头过去,天哪,这是什么天仙下凡,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啊?我要是再能见到他,一定要和他交朋友!”

  师姐说:“天仙一样的人儿替你买下了一把新鲜又实惠的大葱。行了,你闭嘴吧。”

  小谢:QwQ

  过了一会儿,小谢问:“师姐,明天你买菜吗?”

  “买。”师姐道:“但是不带你。”

  小谢连连摆手:“不用带我不用带我。”

  “那什么……要不,我替你买吧?”

  师姐:“……”

  师姐叹气:“那你去吧。”

  小谢开开心心地去挑明天穿的衣服了。

  4.

  十六岁的第四天,小谢心情愉悦地拎着菜篮子下山去了。

  但是很快小谢就意识到了一个不得了的问题:他和那个红衣男人只见过一面,不知道人家姓甚名谁,多大年纪,家住何方,哪里人,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天天都来买菜!

  唉,人生啊。

  小谢叹气,他只好照着清单继续购物。

  5.

  十六岁的第五天,没有见到红衣。

  十六岁的第六天,也没有见到红衣。

  十六岁的第七天,依然没有见到红衣。

  十六岁的第八天,也依旧没有见到红衣。

  小谢心想:冲呀买菜呀!!我迟早再次偶遇他!!!

  6.

  十六岁的第二十天,小谢如愿以偿地见到了红衣。

  今天红衣没穿那件张扬的衣服,换了一身黑色短打,头发拢在一起,高高地在脑后扎了个马尾。

  小谢内心欢呼雀跃,面上波澜不惊,上去拍拍红衣的肩:“这么巧啊?”

  “啊?哦……是啊。”

  “上次多谢你,我师父他们听说了之后,也都很想感谢你。”小谢面不改色地扯淡,“不知可否请教阁下尊姓大名?”

  红衣眨眨眼睛,终于想起来这打扮的骚里骚气的小孩儿是谁,可不就是那天灰头土脸的、一脸不情愿的、还被菜贩子狠宰的冤大头嘛!

  于是红衣笑道:“举手之劳,何必挂齿?我姓罗,排行老七,大家都管我叫罗七。”

  小谢从善如流道:“罗七。”

  接着他嘴一秃噜,把平时给师父打下手时问的一股脑地全问出来了:“今年多大岁数了?可有婚配?平日里身体如何?有什么不良嗜好?”

  罗七愣了一愣,哈哈大笑起来:“你这小孩儿看着年纪不大,问题倒是多。”

  小谢脑子转过了弯儿,腾地红了脸:“不是、我那什么……就是、就习惯了,有人找我师父看病,我就得问这个的。”

  罗七抬手揉了揉他的头。

  “二十一,不曾有伴侣,身体健康,无不良嗜好。”

  小谢没想过罗七会认真回答,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顿了顿,也认真说:“我姓谢,今年十六,平时有点懒,不太能走远路,但是正在锻炼……也没有不良嗜好。”

  “小谢。”罗七叫他,“前面有糖葫芦,你爱吃吗?我给你买一串?”

  7.

  小谢没回答,因为小谢原地爆炸了。

  8.

  最后直到罗七往他手里塞了一串糖葫芦,他木木地舔了一口,才被外面裹着的那层糖皮甜回了神儿。

  小谢揉揉鼻子,“谢谢……让你破费了。”

  罗七无所谓道:“什么破费不破费的,哄小孩儿的钱我还是有的。——你东西都买好了吗?买好了早点回去吧,别让你师父担心。”

  “唔……嗯。”小谢才从竹签上滑了一个山楂果子下来,口齿不清地应下了,等他彻底咽下去后,问:“你明天还来吗?”

  “来啊。”罗七笑眼弯弯,“我每天都在。”
tbc.
  我得证明一下我写了,把大侠改成了小谢,教主改成了罗七(其实我就是想写买菜),明天去学校,有缘再见叭

评论

热度(12)